鄭志龍  

1999年9月2日,日本福岡。 場下比賽的是日本隊和台灣隊,他們在爭奪最後一張晉級四強的入場券,場上圍觀的是中國男籃國家隊。姚明身穿國家隊傳統的紅色球衣,腳上是一雙52碼小船般的球鞋,耳朵上套著一個耳機,旁邊坐著的是王治郅。

對於這場比賽,姚明有自己的看法,“日本丟了傳統,體力又不好,不是台灣隊的對手”;忽然之間,姚明蹬著他腳上的巨鞋,高舉雙臂大喊一聲“好球”,轉而摘下耳機,細細的介紹這名1身披12號球衣的台灣球員,“剛才突破進球的人是台灣隊的核心球員,也是亞洲最好的攻擊後衛,他叫鄭志龍……關字旁邊一個耳朵的鄭,志向的志,一條龍的龍。”

以上摘自一份泛黃的十年前的老報紙,這應該是姚明第一次正面遇到鄭志龍,但是對於那一屆亞錦賽的幾名老資格國手們來說,已經不是第一次和鄭志龍較量了,早在1989年1月下旬的亞青賽,他們就和號稱“台灣喬丹”的鄭志龍交過手,這兩個同時代的兩岸好手拼了十年 。

鄭志龍,1969年8月29日出生於台北,身高192公分,體重87公斤,母親是當地的原住民,父親是美國空軍。他在台灣籃壇有著很高的聲譽,在台灣的CBA聯賽,鄭志龍平均34分鐘能拿下20.2分,有著“籃球博士”、“台灣飛人”的綽號。 1999年亞錦賽結束後,台灣傳出鄭志龍想到大陸發展的消息,此時台灣的CBA陷入停擺危機,資方希望球員降薪,鄭志龍首當其衝,據說宏國象隊要求鄭志龍降薪幅度是將前一個賽季打對折。 (鄭志龍在1994年的月薪是14萬新台幣)

鄭志龍有意大陸,但是所處的環境並不樂觀,據1999年9月一篇《鄭志龍大陸夢難圓》的報導,阻礙鄭志龍赴CBA的有一位台灣地區的趙姓女官員,用了“自負其責”和“確有處罰”略有恐嚇的語氣;在台灣設置層層障礙的同時,中國籃協也下發了一份關於CBA港澳台球員的新規定,“工資不能超越大陸球員”,鄭志龍本就是為謀生才來CBA,不能賺錢,何必自討苦吃? 

峰迴路轉,鄭志龍在廣州接受采訪時明確表示自己的待遇要求不高,只要比去年五成工資稍微高一些就可以了,同時也闢謠了台灣媒體報導的月薪1萬美元的傳聞;另一方面,上海大鯊魚主教練李秋平在9月26日第一次公開表達簽下鄭志龍的想法,他說上海需要一個前鋒,球隊對台灣球員很有興趣,如果最後簽不下來鄭志龍,還會去接觸朱志清、羅興梁。

在兩岸相關人士共同努力下,1999年10月18日,鄭志龍抵達上海;10月19日,鄭志龍參加全隊訓練;10月21日,鄭志龍通過籃協體測,獲得出戰CBA的資格。 除了鄭志龍,上海在外援市場上也有收穫,身高202公分的大前鋒蒙特利爾-道賓斯(Montreal Dobbins),很強壯,但是手上技術很糙,賽季前曾在達拉斯小牛試訓;另一個是得分後衛邁克爾-瓊斯(Mike Jones),姚明對他的評價是一個速度不快的射手,擅長17尺的投籃,很少錯失空檔投籃,賽季前在邁阿密熱火試訓。 

第一場例行賽,上海客場挑戰北京,身高192公分的鄭志龍出任先發小前鋒,和他對位的是同樣192公分的張敬東,不知道是鄭志龍自己不適應CBA的對抗,還是張敬東的防守太粘人,接連出現投籃不中和傳接球失誤,被北京轟出一波11-0,逼得李秋平將鄭志龍換下重新部署,在雙方戰到最後一刻的時候,鄭志龍的一個底線切入的分球本有機會逆轉比分,可惜自己的隊友沒有心領神會,反而錯失得分良機。

那場比賽,鄭志龍出戰38.5分鐘,10分4籃板3助攻,並有4個失誤,他可以打小前鋒,也能打得分後衛,只是在以姚明為核心的上海大鯊魚隊,鄭志龍的球風顯得有點和全隊不搭調,他不是一個定點砲台,等待著姚明分給外線的機會,恰恰相反,他是一個需要球權才能發揮火力的搖擺人,他給隊友的助攻也多數來自於持球切入後的分球,一旦拿不到球,威脅就下降了許多。 11月28日第三輪,廣東小前鋒柳勇一肘直接將鄭志龍送到醫療室,鮮血直淌的前額逢了兩針,此外頭部添了一個鄭志龍自己都不知道誰“贈送”的牙齒咬痕,在隊醫的強烈要求下,台灣飛人休息了一周;12月25日,鄭志龍又從上海飛返台灣,參加省運動會,缺席了年底和年初的一周比賽。在榨乾頭牌球員剩餘價值方面,兩岸的籃協和俱樂部真的是互有靈犀。

鄭志龍在台灣打了三場比賽,共計42投16中,場均12.7分,命中率38.1%,遠沒有達到當年叱吒台灣籃壇的狀態,最佳球員的票選也輸給了顏行書。十年前的CBA例行賽還處於22輪的規模,鄭志龍被接二連三的打斷賽程,只打了19場,總共拿到215分(平均11.3分),77籃板(平均4.1板),53助攻(平均2.8助),33抄截(平均1.7斷)。 

兩個多月的比賽中,鄭志龍打過兩場很讚的比賽,主場戰山東貢獻23分6籃板5抄截,客場打遼寧砍下23分,但是在與中國男籃國家隊主力的正面交鋒中,他多數處於下風,胡衛東44分血洗上海,鄭志龍是背景之一;上海主場狂輸八一,鄭志龍攻不進也守不住……

主教練李秋平肯定鄭志龍的作用,又對他的狀態感到無奈,“他的確豐富了球隊的進攻套路,但CBA聯賽水平高過台灣聯賽是不爭的事實,放在中國聯賽來看,他並不在頂尖球員之列。他的特點是突破分球,但如果對手對其急停跳投和上海隊籃下接應加以防備,就好令他難以施展身手,此外鄭志龍的狀態跟章文琪一樣,時好時壞,讓人感覺他的巔峰期已過。

” 頂著1999年亞籃聯最佳得分後衛的頭銜,鄭志龍也不避諱自己被“高估”,“說心裡話,當初來上海就沒想過要以我為主,只不過沒想到轉換角色這麼困難。我就像一個學生,書沒念好就參加考試,當然考不好。”

上海以常規賽第三(14勝8負)的歷史最佳戰績挺進季後賽,他們的對手北京剛剛從外援市場得到加強————1991年首輪第八順位的小前鋒馬克-梅肯(Mark Macon)。馬克-梅肯有著251場的NBA經驗,身高196公分,體重83公斤,但是面對上海的鄭志龍+章文琪的防守,除了乾拔跳投就沒有很好的得分方式。在國安和申花之後,籃球的雙城記也越來越有火藥味,張敬東和劉煒的肢體摩擦上升到肢體衝突,二人被雙雙罰下,劉煒還被追加停賽,好在鄭志龍接管了全隊組織重任,2000年2月17日,鄭志龍用兩個穩穩的罰球鎖定勝局,上海大鯊魚不僅以2-0淘汰北京鴨,也是俱樂部首次殺進四強。

鄭志龍的表演還沒結束,半決賽第一場,他獨得21分6籃板,劉煒的禁賽間接成全了鄭志龍對球權的控制,持球突破後的分球不僅惠及外線隊友,也給內線的姚明創造機會;廣東和上海大戰4場,鄭志龍平均得20分以上,上場時間也從例行賽的不到32分鐘上升到平均36分鐘,最終的比分是上海3-1廣東晉級決賽。 

想撼動巔峰時期的八一王朝,簡直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,總決賽第一場來到盧灣,黃牛票被炒到150元一張(事隔幾年後,網友中流傳的盧灣2元票價,落差也太大了),球迷熱切期盼上海隊能殺一殺八一的銳氣,李秋平調兵遣將異常的平凡,劉煒手感不好,就換上劉鵬,劉鵬連續投丟幾個空擋球,索性兩個控衛都不要了,直接安排鄭志龍出任組織後衛,這種加強場上高度的做法,成為上海大鯊魚三場總決賽下半場常用的配置,這個時代的八一是魔法免疫和物理免疫雙重BOSS,不管上海怎麼樣變招,仍舊直落三拿下總冠軍。

9場季後賽,鄭志龍的數據是131分(平均14.6分),47籃板(平均5.2籃板),20助攻(平均2.2助攻),17抄截(場均1.9抄截),上海俱樂部很想挽留鄭志龍,但是鄭志龍似乎另有所圖,他公開表示只要台灣籃壇有意想重組一個穩定的聯盟,他就願意回去。 2002年,鄭志龍參與籌備SBL聯賽,2007年擔任大雲豹隊的主教練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DV 籃球部落 的頭像
DV 籃球部落

籃球部落 DA VILLAGE

DV 籃球部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